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直播|財道|論壇
首頁 > 財經人物 > 經濟學人 > 顧準
顧準
教育背景 | 工作經歷 |人物資訊 |單位資訊 |重要事件 |關系網 |精彩語錄 |相關視頻 |相關書籍 | 擴展閱讀

基本信息

  • 姓  名:顧準
  • 性  別:
  • 工作單位:經濟研究所
  • 職  務:研究員
  • 民  族:漢族
  • 籍  貫:上海
  • 出生日期:1915年07月01日
  • 政治面貌:中共黨員
  • 畢業院校:上海立信會計學校
  • 最高學歷:大專
  • 所屬行業:咨詢服務
  • 愛  好:讀書
  • 逝世日期:1974年12月03日
  • 簡介:中國當代學者,思想家,經濟學家,會計學家。1934年,他完成了第一部會計學著作《銀行會計》,為國內第一本銀行會計教材。以後,陸續出版的有《初級商業簿記教科書》、《簿記初階》、《股份有限公司會計》、《中華銀行會計制度》、《所得稅原理與實務》、《中華政府會計制度》等。

教育經歷

不詳—不詳  上海立信會計學校    大專

工作經歷

1962年—1974年  經濟研究所  研究員
    描述:1962年下放勞動回到經濟研究所,受孫冶方委托研究會計和經濟,相繼翻譯了熊彼特和瓊·羅賓遜的經濟學著作

1934年—1936年  中國民族武裝自衛會  上海分會主席
    描述:曾任中國民族武裝自衛會上海分會主席、總會宣傳部副部長。

1936年—1940年  上海  職業界救國會黨團書記
    描述:上海職業界救國會黨團書記,職員支部書記,江蘇省職委宣傳部長、書記、江蘇省委副書記。在文委工作期間,與經濟學家孫冶方(當時為文委書記)認識並共事。

1940年—1946年  中共蘇南澄錫虞工委  書記
    描述:1940年後,曾任中共蘇南澄錫虞工委書記、專員,江南行政委員會秘書長、蘇北鹽阜區財經處副處長、淮海區財經處副處長。後赴延安中央黨校學習。

1946年—1949年  中共中華分局  財委委員
    描述:1946年1月回到華東後,先後擔任中共中華分局財委委員,淮陰利豐棉業公司總經理,蘇中區行政公署貨管處處長、中共華中分局財委委員、山東省財政廳廳長。解放軍占領上海前夕,任青州總隊(接管上海財經工作的一支幹部隊伍)隊長,積極準備接管上海。

1949年—1952年  上海市財政局  局長
    描述:1949年5月,隨軍回到上海。任上海市財政局局長兼稅務局長、上海市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和華東軍政委員會財政部副部長,為建國後上海的財稅工作作出了突出貢獻。

1953年—1956年  中央建築工程部  財物司司長
    描述:曾先後擔任中央建築工程部財物司司長,洛陽工程局副局長

1956年—1957年  經濟研究所  研究員
    描述:1956年入經濟研究所(現屬中國社會科學院)任研究員後,開始研究商品貨幣和價值規律在社會主義經濟中的地位問題,最早提出並論證了計劃體制 顧準文集

1957年—1962年  中國科學院  資源綜合考察委員會副主任
    描述:1957年擔任中國科學院資源綜合考察委員會副主任,在隨後的反右運動中被劃為右派分子。

人物資訊

    單位資訊

      重要事件

          生於上海的一個小商人家庭,父親姓陳,經營棉花生意,後破產。顧準有兄弟姐妹10人,他排行第五,隨母姓。在職業學校的初中畢業後,因家境清貧,無力繼續求學,12歲就到潘序倫先生創辦的上海立信會計事務所當練習生。隨後通過自學會計學,成為掌握現代會計知識的專業人士。

          1930年,十五歲的他便以其在會計學方面的成就和造詣,在上海工商界嶄露頭角,被譽為“奇特的少年天才”。20世紀30年代,有多部會計學著作問世,是上海知名的會計學家。

          1934年完成的會計學著作《銀行會計》,成為國內第一本銀行會計教材,被各大學采用,同時開始在大學任兼職教授。

          在他接管上海財政系統的三年時間裏,這座中國最大的工商城市已經從國民黨手裏瀕於崩潰的爛攤子變成支撐共產黨新中央政府的最大財源,也為日後的計劃經濟體制奠定下基礎。

          1965年,因當時在清華大學讀書的外甥宋德楠與幾個同學建立“現代馬列主義研究會”,被視為組織“反動小團體”,顧準受到牽連,再次被劃為右派,並在隨後的文革中,無論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都受到更加殘酷的迫害。出於來自社會的強大壓力以及對顧準的不理解,與顧準患難與共30多年的妻子汪璧被迫提出與顧準離婚,1968年4月更因不堪迫害而含恨自殺;五個子女宣布與顧準斷絕關系,並斷絕一切來往。

          盡管遭受種種非人的迫害,並承受與親人分離的痛苦,顧準仍堅持獨立思考,特別關註民主問題,堅持民主社會主義的理想,追問“娜拉走後怎樣”(無產階級取得政權以後怎樣)的問題,寫成《希臘城邦制度》、《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

          1974年12月3日,顧準因肺癌在北京病逝。臨去世前,他留給病床前的學生吳敬璉最後一句話,“中國的神武景氣終將到來”,並要他“待時守機”。

          1980年2月9日,顧準被“恢復名譽,徹底平反”,當日,中科院為他和妻子汪璧召開追悼會,他的骨灰被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的正局級墓室裏。

          1994年9月,《顧準文集》出版,1997年9月,《顧準日記》出版。顧準的書籍出版後,在中國的知識界、思想界刮起了“顧準旋風”。學者李慎之說,顧準其實是拆下自己肋骨當作火把,用以照亮黑暗。

       

      關系網

      flash模塊//寬度587px,高度不限

      精彩語錄

      “知恥近乎勇”淮海掃蕩中的逃兵行為是我終生的恥辱,逃兵行為的羞愧之念一直壓抑著我,唯一可以勉勵自己的是“知恥近乎勇”。從此之後隨時可以犧牲自己的生命,絕不能再像這樣經不起戰鬥的考驗了。組織上決定派我到所向往的毛主席所在的革命聖地延安,我一定要到延安,沒有馬,我也一定要走到。

      “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自由發展的條件”《共產黨宣言》所樹立的共產主義目標:“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自由發展的條件“,雅典氣味就更濃了. 馬克思當然不滿意雅典存在著奴隸這件事,更不滿意他所處的時代,資本主義狂飆突進時代的金權政治的空氣,所以他的共產主義以“克服勞動者從他自己所生產出來的產品中異化成為非人“為其根本條件。

      微博說顧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