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微博|股吧|論壇
首頁 > 財經人物 > 經濟學人 > 夏斌
夏斌
教育背景 | 工作經歷 |人物資訊 |單位資訊 |重要事件 |關系網 |精彩語錄 |相關視頻 |相關書籍 | 擴展閱讀

基本信息

  • 姓  名:夏斌
  • 性  別:
  • 工作單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
  • 職  務:所長
  • 出生日期:1951年05月
  • 政治面貌:中共黨員
  • 畢業院校:北京大學
  • 最高學歷:本科
  • 所屬行業:經濟學家
  • 簡介:夏斌的主要研究方向為宏觀經濟政策、貨幣政策、金融監管和中國資本市場發展。2001年,還在中國人民銀行非銀司司長任上的夏斌,寫下了《貨幣供應量已不宜作為我國貨幣政策唯一中介目標》,該文被評為當年中國經濟學界最高獎——孫冶方經濟學獎。

教育經歷

1977年—1984年  北京大學    本科

1981年—1984年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院    碩士
    描述:研究生階段夏斌主動爭取公派日本留學的機會,並在日本野村證券學習到研究生畢業。

工作經歷

1978年—1981年  中國人民銀行宣傳處、幹部教育處  幹事

1985年—1987年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應用理論研究室  副主任

1987年—1992年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國內金融研究室  主任

1993年02月—1993年06月  中國證監會  交易部主任兼信息部主任

1993年07月—1995年  深圳證券交易所  總經理

1996年—1998年08月  中國人民銀行政策研究室  副主任

1998年08月—2002年09月  中國人民銀行非銀行金融機構監管司  司長

2002年09月—至今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  所長
    描述:2002年《貨幣供應量已不宜作為貨幣政策的唯一中介目標》獲中國孫冶方經濟學獎

單位資訊

    重要事件

        大學畢業,夏斌又因為學習成績優異被校方看中留校,但他覺得當時的北大校園波瀾不驚的生活沒有挑戰,便選擇走出校門進入財政部,從此便與金融結下了不解之緣。沒多久,財政部和人民銀行分家,夏斌又一次面臨抉擇。領導征求他意見,喜歡挑戰的夏斌放棄了選擇財政部,選擇了人民銀行。然而,來到人民銀行,夏斌並沒有如願到他夢寐以求的業務部門工作,因機關內青年黨員少,他被分到了政治部宣傳處。後又受領導器重被調到了幹部教育處,打算好好培養他。但他一心想了解金融業務,也為此跟領導提過多次,要求去業務部門工作。後來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招生,夏斌想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打算報考。主管領導不同意,並一再暗示,想培養他,不想讓他走。

        夏斌破釜沈舟,抵住了所有的阻礙,報考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拼命利用一切時間復習功課。1981年,考上了央行第一屆研究生。正式進入金融領域的大門後,夏斌更加如饑似渴地吸收新知識。經過系統的學習、細心的觀察和深入的思考,他意識到中國與世界的差距,於是產生要去國外看一看的願望和決心。借著研究生階段爭取來的公派日本留學的機會。在國外,夏斌獲得了更加先進的金融理論知識,視野變得更加開闊。1984年底,從日本野村證券研修回來,奮筆疾書,成為改革開放後全面介紹國外金融市場知識的第一批啟蒙者之一。

        2001年,還在中國人民銀行非銀司司長任上的夏斌,面對日常繁重的整頓信托公司和金融秩序事務,他“不在其位但謀其政”,寫下了《貨幣供應量已不宜作為我國貨幣政策唯一中介目標》一文。這篇副業之文不但在央行內部引發了爭論,在決策層、學術界也引起了廣泛反響。事後該文倒被評為當年中國經濟學界最高獎——孫冶方經濟學獎。這篇論文對其後人民銀行貨幣政策操作水平的不斷提高意義深遠。

        夏斌研究員的著作《中國私募基金研究報告》、《貨幣供應量已不適宜作為我國貨幣政策的中介目標》、《當前中國企業資金確實偏緊》、《金融控股公司在中國》、《對“投資基金法”立法的七項建議》等文章,在決策界、學術界引起了較大的反響。

        夏斌研究員1990年獲中國金融學會首屆全國優秀金融論文一等獎(《中國貨幣供給理論的實證研究》)、二等獎(《中國科技貸款運行機制研究報告》)。同年協助陳元同誌、主筆完成國務院委托人民銀行總行的重要研究課題《中國九十年代的貨幣政策》。1991年獲中國人民銀行總行首批全國中青年專家稱號。1998年獲中國金融學會第四屆全國優秀金融論文二等獎(《正確認識我國的外匯儲備問題》)、三等獎(《中國社會遊資變動分析》)。

        大學畢業,夏斌又因為學習成績優異被校方看中留校,但他覺得當時的北大校園波瀾不驚的生活沒有挑戰,便選擇走出校門進入財政部,從此便與金融結下了不解之緣。沒多久,財政部和人民銀行分家,夏斌又一次面臨抉擇。領導征求他意見,喜歡挑戰的夏斌放棄了選擇財政部,選擇了人民銀行。然而,來到人民銀行,夏斌並沒有如願到他夢寐以求的業務部門工作,因機關內青年黨員少,他被分到了政治部宣傳處。後又受領導器重被調到了幹部教育處,打算好好培養他。但他一心想了解金融業務,也為此跟領導提過多次,要求去業務部門工作。後來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招生,夏斌想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打算報考。主管領導不同意,並一再暗示,想培養他,不想讓他走。

        夏斌破釜沈舟,抵住了所有的阻礙,報考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拼命利用一切時間復習功課。1981年,考上了央行第一屆研究生。正式進入金融領域的大門後,夏斌更加如饑似渴地吸收新知識。經過系統的學習、細心的觀察和深入的思考,他意識到中國與世界的差距,於是產生要去國外看一看的願望和決心。借著研究生階段爭取來的公派日本留學的機會。在國外,夏斌獲得了更加先進的金融理論知識,視野變得更加開闊。1984年底,從日本野村證券研修回來,奮筆疾書,成為改革開放後全面介紹國外金融市場知識的第一批啟蒙者之一。

        2001年,還在中國人民銀行非銀司司長任上的夏斌,面對日常繁重的整頓信托公司和金融秩序事務,他“不在其位但謀其政”,寫下了《貨幣供應量已不宜作為我國貨幣政策唯一中介目標》一文。這篇副業之文不但在央行內部引發了爭論,在決策層、學術界也引起了廣泛反響。事後該文倒被評為當年中國經濟學界最高獎——孫冶方經濟學獎。這篇論文對其後人民銀行貨幣政策操作水平的不斷提高意義深遠。

        夏斌研究員的著作《中國私募基金研究報告》、《貨幣供應量已不適宜作為我國貨幣政策的中介目標》、《當前中國企業資金確實偏緊》、《金融控股公司在中國》、《對“投資基金法”立法的七項建議》等文章,在決策界、學術界引起了較大的反響。

        夏斌研究員1990年獲中國金融學會首屆全國優秀金融論文一等獎(《中國貨幣供給理論的實證研究》)、二等獎(《中國科技貸款運行機制研究報告》)。同年協助陳元同誌、主筆完成國務院委托人民銀行總行的重要研究課題《中國九十年代的貨幣政策》。1991年獲中國人民銀行總行首批全國中青年專家稱號。1998年獲中國金融學會第四屆全國優秀金融論文二等獎(《正確認識我國的外匯儲備問題》)、三等獎(《中國社會遊資變動分析》)。

     

    關系網

    flash模塊//寬度587px,高度不限

    精彩語錄

    “淡化限購 對二套以上住房征高額交易稅”2011匯豐財富論壇上,夏斌表示,應該統一淡化各地不同的限購政策同時,重點推出高額累計交易所得稅。不讓炒房者像炒股一樣的炒房地產,非常正常的從第三套、第二套開始,後面不停的買賣就要交稅。[詳細]

    “人民幣升值過快不利於中國經濟和社會穩定”2011年4月,夏斌表示,在目前的就業、國內經濟發展不均衡的情況下,人民幣升值過快不利於中國經濟和社會穩定。但他同時表示,從長期來看,逐步的升值是必須的,除非我們的經濟不崛起,人民幣不想走出去,不想國際化。對於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速度,夏斌提出要更多地應該尊重市場的需求,人為地推動並不一定有利。[詳細]

    “應將部分外匯儲備投資於對中國具有戰略重要性的領域,如高科技領域、環保技術和黃金儲備。”夏斌及究中心研究員陳道富聯合表示:應將部分外匯儲備投資於對中國具有戰略重要性的領域,如高科技領域、環保技術和黃金儲備。其余的外匯儲備,可用於獲取相對較高收益的金融投資。這點應由中國主權財富基金主導進行。[詳細]

    “不懂就得學!”夏斌認為:“任何人都不是天才,尤其是當你致力於研究某一專業領域的時候。我大學念政治經濟學,畢業後被分到了當時財政與銀行混合的財政工作,那時連貸款余額、現金流等基本概念都搞不懂,不懂就得學!”[詳細]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夏斌入住人民銀行非銀司時,非銀司掌管著信托公司、租賃公司、財務公司、典當行、企業債券、資信評估公司、基金會、彩票、高爾夫會員卡等近10項業務的監管權力,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央行高官。但夏斌卻向時任央行行長的戴相龍建議,把彩票、高爾夫會員卡、基金會等一些非金融業務從央行分離出去,便於集中監管。他說:“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當初我考慮的只有一點,就是從健全市場體系出發弄清楚央行到底應當充當什麽樣的角色,得出的結論是必須給自己削權。” [詳細]

    “我們要玩命地幹,趕超上交所。”夏斌在深交所第一次會員大會上慷慨陳詞:“我們要玩命地幹,趕超上交所,做成中國最大的交易所,在中國證券史上我們哪怕是畫上一個標點符號也就足以自慰了”。 [詳細]

    “我曾在香港買過假胡子躲避黑槍。”1995年的327國債期貨平倉案,由於夏斌處事沈穩得當,使一場大風險化於無形。當時大批股民包圍了市長選舉大會,夏斌臨危不亂,出來做現場說服工作,之後又采取了及時的補救措施。 “我曾在香港買過假胡子躲避黑槍,當時乘座的那輛‘淩誌400’恐怕還留有彈痕。”夏斌談起這些往事時輕描淡寫。 [詳細]

    “2010年房價漲勢不會像去年。”2010年1月17日,中央電視臺舉辦首屆“中國經濟年會”,會上夏斌表示“對房價,我相信2010年房價的漲勢絕對不會像2009年那樣,這是我們的基本判斷,可能有點不一樣,政府正在出臺一系列的政策,而且媒體非常敏感,曾經問過我,你註意到沒有,國務院的有關政策文件,除了很多很多內容之外,其中有抑制投資投機法,不僅僅是抑制投資法,是抑制投資投機法。”[詳細]

    “國人既然承擔了代價,為什麽不享受風險改革的成果?”2006年由建行上市、中行引資引發的“賤賣”風波、戰略投資者的選擇標準、金融安全的爭論非常激烈,再次期間夏斌表示:“當前四大銀行改革任務很重,時間緊迫,資金壓力大,而中國的股市又不爭氣,個別銀行適當地在海外融資可以理解。但是從中國整個金融市場的改革開放的發展戰略來看,要把中國本土市場搞好,應該把優秀的企業盡可能放在國內上市。銀行改革是花了代價的。政府對不良資產註入了大量資金,幾大銀行下崗和內退的銀行職員達到20萬。國人既然承擔了代價,為什麽不享受風險改革的成果?從市場發展戰略講,應該把好的企業留下來,把中國的股市保質保量地做大。”[詳細]

    微博說夏斌